首页学生风采

他会是未来时装界的颠覆者吗?——刘天予

2016-08-05

 

清晨六点,巴黎的天空刚蒙蒙亮。在位于Rochefoucauld大街12号的ESMOD时装学院里,大一的刘天予已经开始了他一天的学习。“早上六点起床,然后吃早餐、做作业。下午两点上课,一直到七点,吃完晚饭回到宿舍,继续做作业到凌晨两三点,几乎每天都是这样,我还算是睡得多的。”……

 

在这所世界顶级的时装学院,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有想法的年轻人。他们被ESMOD悠久的历史和享誉时装界的教学吸引,大家慕名而来,但如此高强度的课业,却让很多人始料未及。一个30来人的班级,淘汰率可以达到30%-40%,教授不会给这些大一新生留太多情面,作业不合格打回重做是经常的事情,如果考试不合格就只能留级或者回家。

 

 

说起这些,天予更多的是轻描淡写,显然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痛并快乐”的学习生活。支持他一路坚持的,有对现行时装设计的极度失望,有想要去改变的强烈企图心,还有的就是在杨梅红那段与画为伴的时光。

 

一辈子要找到一件能废寝忘食的事

 

“在杨梅红,让我觉得画画是一件很开心很舒服的事情,杨梅红老师她给我的许多指导和建议,到现在对我的影响都很大。”天予8岁的时候,父母把“能把课本画满涂鸦,却对别的事情都不感兴趣”的儿子送到了杨梅红的国际动漫班。教室里五颜六色的布置和轻松的氛围一下就吸引了小天予。“在这里,我可以很大胆地画画,可以自由和旁边的小朋友交流想法。最难忘的是杨梅红老师给我们放很多宫崎骏的作品和海绵宝宝的动画片,现在想来觉得非常棒,很多想象力的启发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

 

直到现在,天予都很喜欢漫画,喜欢沉浸在这个想象力大爆炸,没有局限,没有条条框框,非常“中二”的世界里。他引用了日本漫画家一句很“中二”的话来解释自己对画画的热爱:“因为在画本里我就是上帝。”

 

“你就凭一个本子、一只笔可以创造出自己想要的世界,这是很有成就感的。当我投入去画的时候,永远不觉得累。我觉得人这辈子最起码要找到一件事有这种感觉并为此疯狂。”

 

天予有一个习惯就是走到哪里都会带上他的大画本,空闲的时候就会画上两笔。他的画本里有他看完“歌剧魅影”之后创作的神秘人物,也有在咖啡馆里看到三个戴眼镜老外的人物速写。有一次为了画一幅巨型画作去参加比赛,他熬了两天两夜没睡觉,才最终完成心目中的作品。回忆在杨梅红的经历,天予很感谢杨梅红的氛围和鼓励式教育。这在当时仍是“学业至上”的大环境下对热爱画画的天予是极大的肯定,也让他更清晰了自己走艺术这条路的想法。

 

 

大牌服装太闷要做类cosplay设计

 

谈到为何出国会选择服装设计,天予觉得中国的现代艺术在他看来太过虚无缥缈,难以定义,但一件服装的设计却可以高下立判。最重要的是,设计师可以通过设计不同的服装,用自己的艺术理念影响别人的生活,让人们惊叹原来衣服还能这样穿!

 

痴迷漫画的他会不自觉将动漫和服装联系在一起。他发现其实漫画当中也有很多服装元素,而且漫画中夸张和变形的手法也可以运用到服装设计上。“现在的服装太无聊,尤其是男装,包括巴黎老佛爷百货里的那些大牌,要么很闷,要么很雷。能不能做出有趣的服装,接近cosplay,但又不太夸张?这是我的一个方向,但这条路还很漫长。”

 

在ESMOD高强度的疯狂训练中,天予设计和打板的功力提升很快。之前绘画的基础帮助他很快找到画画和服装的联系。他说衣服的版就是一幅画的线条,一幅画如果线条很美,已经很吸引人;一件衣服如果板够好,不需要什么设计,干干净净就很漂亮。“但是练好线条很难,要练很多年,板也一样,有天分的人不少,但能坚持下来的人不多。”

 

 

最爱山本耀司“他把西方人的脸抽肿了”

 

在天予爱上服装设计的路上,日本知名服装设计师山本耀司是绕不过去的一个明灯似的偶像。天予买了和山本耀司相关的所有书籍,并把每本都读完了。他最佩服山本的就是两个字:叛逆。

 

“他能坚持自己,在当时这是非常非常可贵的。80年代,山本耀司、川久保玲以及三宅一生等日本设计师,在时装界这样一个西方老大说了算的领域,把西方人的脸都抽肿了,那种感觉真是相当的爽!”那时候,西方普遍流行收身和窄身的设计,山本耀司宽松的设计一出,西方设计界哗然。当时几乎所有媒体痛骂他,说这是给流浪汉穿的衣服,说日本人过来破坏欧洲的文化。但是山本并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理念,依然我行我素,坚持自己的风格。在那时,也有很多欧洲时装设计师内心非常喜欢这个倔强的日本人,“这种感觉很奇妙,本来以为自己天下第一,结果突然有人一巴掌把你打醒了,说谁告诉你衣服只能这样做!山本让很多设计师觉得有前进的动力了,未来的可能性更多了。果然,不久之后,他的名气暴增。”

 

提到自己的偶像,天予眼睛里都放光。他发现自己很多想法和山本接近,比如不觉得女人穿高跟鞋好看,比如觉得认真工作的背影最美。现在的天予虽然仍然喜欢山本耀司的风格,但是已经不是之前的无脑崇拜了,现在他会挑着看,哪些作品不错,哪些还不懂,也算是一种成长和进步。

 

 

 

这次暑假回来,天予接受杨梅红国际预科学院邀请,给想要申请国外艺术名校的学弟学妹们分享自己的经历。“我非常赞同他们出国去接触外面的世界,也希望他们能珍惜现在的时光去自由创作,这对于热爱艺术或者想往这个方向发展的人来说,都太重要了。”

 

九月,刘天予将飞往巴黎开始他在ESMOD第二年、第三年的奋斗。回到这个梦想开始的地方,对他来说也许是最好的放松。从杨梅红走出的这个充满才华和个性的男生,蕴藏了太多的可能性,令人对他的未来充满期待。

 

他会是未来时装界的下一个颠覆者吗?